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情人的泪

做我自己的博客,让别人去说吧!坚持不懈是向前的动力!

 
 
 

日志

 
 
关于我

我的地盘,听我的! 说了你又不听,听又不懂,懂又不做,做又做错,错又不认,认又不改,改又不服,不服也不说。

一梦飞花逐流水—初唐才女上官婉儿  

2006-11-26 14:06:48|  分类: 女人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神游天下一梦飞花逐流水—初唐才女上官婉儿

叶下洞庭初,思君万里余。露浓香被冷,月落锦屏虚。

欲奏江南曲,贪封蓟北书。书中无别意,惟怅久离居。
  书写这篇《彩书怨》的初唐才女上官婉儿,其位比宰相,爵比公主的传奇一生,纵千年过后,她那顾盼神飞、文采风流的妩媚娇悄形象还在尘世中流传飞旋、不灭不息。
  说婉儿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早在她未出生时就注定了。其母郑氏在诞婉儿前夕,曾梦一金甲神人赠秤,言道:“持此可称量天下。”祖父上官仪着实欢喜:“我们上官家又要出一代名相了吗?”
  然而上官仪未有机会看到他未来的孙女称量天下,便因起草废后诏书触怒武后被杀,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此灾难的后果便是上官家族男丁被斩,女子为奴。于是才出生不久的婉儿随母亲成了掖庭的卑微宫奴。
  毕竟锥在囊中,难掩锋芒,婉儿容貌美丽,天性聪颖,喜好读书,母亲郑氏借打扫书库之便,每日为女儿带书换读,婉儿耳闻目染、潜移默化,在14岁的时候,她那掩不住的才华终于上达天庭,受到了已登基为帝的则天女皇的召见和查核,婉儿依题而作,文不加点,须臾而就,词语华美,意境通达,则天为在冷暗的掖庭中孕育出如此晶灵剔透、秀外慧中的奇葩惊讶不已,那颗平素冷酷的心也竟然为婉儿的天性韶警及善文章而变得柔软起来,女皇的心动,给婉儿的一生带来了春天般的希望和机遇。
  婉儿自此得以为女皇掌管诏命,出谋献策,则天皇帝待婉儿如女儿般袒护,如朋友般默契,如恋人般宠爱,如良臣般信任,她们已不止是君与臣的关系那么简单。婉儿自有感恩和崇拜的心思在内,以致于她对则天女帝忠心耿耿,即便后来则天晏驾,仍是忠心不改,令人不由感慨赞叹。
  随着则天女帝的皇位稳固,婉儿的文学天赋和政治才华也淋漓到极至。一时绮丽的上官体风行朝野,满朝文武若不懂得上官婉儿的诗,简直是有辱为官,而其在政治舞台上俨然成为了则天女皇的代言人。
  就在这个时期,婉儿得以和太子贤相识相知,迸发了一场没有结果的悲欢离合。一篇彩书怨道出了那无尽的落寞、相思和伤怀。章怀太子李贤英明果敢,多智高才,但恰恰如此成了他不容于世的悲剧因素,在《黄台瓜辞》里早有不详预感: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好,再摘使瓜稀,三摘尚自可,摘绝抱蔓归。贤的早逝也结束了婉儿那哀惋凄美的初恋。也许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婉儿会流下黯然的泪水,为自己那夭折的爱情哭泣,为自己爱过的男子在心里祭奠。
  婉儿在则天女皇那得到了无比的信赖和委重,多智的她曾令皇苑的百花在寒冷的冬日一齐开放,既保全了女皇酒后信口旨意的威仪,又再次显现了婉儿的聪慧多谋;还有一次,一向柔顺的婉儿犯了忤逆之罪,则天一怒之下掷出匕首,将婉儿下狱,终怜其才,不忍决绝,黥面轻罚,这在别人还真没有如此幸运。婉儿眉心的那朵黥痕被她绘成梅花后,反掀起了贵族女性争相效仿的美饰浪潮。
  然而人的青春和美丽也不可抗拒自然界的规律,则天女皇终于撒手西归,带着“大周终我一朝”的悲叹,告别了历史舞台和人生终点。
  婉儿,至中宗朝,受旨专掌制命,仍是深得中宗及韦后信任倚重,并进封为昭容,但由于中宗哲的平庸和韦后的跋扈,那种由则天女皇带给婉儿的知遇之感却不复存在。而中宗的政治水平与其母相比简直难以向背,韦后想做第二个女皇的痴梦也必然注定了中宗的悲哀结局。婉儿极力维护朝野的安定,提前粉碎了太子政变,但最终不能保全中宗和韦后的生命,一是韦后毕竟不具有武则天的胆识和才干,中宗的死更加速了韦后的灭亡,二是他们面临的对手太强大了——人称三郎的临淄王李隆基和他的姑母也就是则天皇帝的女儿太平公主。这就象秋天来了 ,树叶变黄落地般天经地义,婉儿的人生尽头也快到了。
  婉儿得知唐宫即将易主,危难之时,从容秉烛,陈词初衷,但李隆基也许是惧怕婉儿几朝来的影响和势力,尤其想铲除心中难以磨灭的其祖母女子干政的阴影,婉儿终于旗下香消玉殉,红颜不再。一代佳人的文学才华和政治才干也终于湮没在历史长河里,给后世增添了许许多多、各种各样的传说。
  上官婉儿去了,她的文学成就却流传下来,她的诗文创作一洗前世萎靡之风,力革旧章,开拓新风,为盛唐的文学繁荣打下了早期基础,她的诗对唐诗的辉煌发展也起了极大的启导作用。
  若干年后,唐玄宗李隆基下令收集婉儿的诗文,辑成二十卷,并令丞相张说为之作序,张说在序中极尽溢美之辞,推崇婉儿的才华更胜于汉代的班婕妤及晋朝的左芬,玄宗出于什么考虑为一个自己赐死的女性做这些,无非也为了婉儿的才华和赏识的心理在内吧。
  上官婉儿生于664年,卒于710年,在人生长卷里上也仅仅翻过了46个页面,一代名媛, 一代红颜,在无情的四季交替中曾绚丽地开放了生命之花,曾经辉煌地绽放,也许于她已足够了。那如飞花追逐流水的梦,也随着金戈铁马、清吟短唱的远去,早已流向了远古,流向了天涯尽头。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